悦悦书吧 > 玄幻小说 > 妖星传 > 第四百九十章 拜别前辈
    “放开我,放我走!”林云几近声嘶力竭,他的手脚已被地牢中的手铐、脚链尽数锁了起来,别说法力被封印,即便是法力恢复,只怕也难以逃脱。

    听着那一阵叮铃作响的剧烈锁链声,吴人敌苦笑出声:“七弟,不要挣扎了,四跟铁索乃是由玄铁打造,无法用法力摧毁,你莫要白费气力了。”

    “大哥,放我走。”林云深吸一口气。

    这或许便是人的悲哀之处所在,他最崇尚自由,但却偏偏因为自己的独特而丧失了自由。

    “你且在此处冷静几天,待此间事了,大哥我帮你去寻找冰儿弟妹的下落。”几日来,吴人敌已是大概知晓了林云与墨冰儿之间的事情,因而也是有些为林云焦急。

    但焦急归焦急吴人敌此人做事还是极有目的的,此时若是真放林云离去,倘若真着了霰雪王等人的道,天下大乱也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林云似乎是有些累了,叫嚷了一阵后,便是怔怔地透过小小的窗子望向天空。

    突破之后,他能够明显感受到寒毒的悸动,显然,普通的五行封印阵已是无法封印住寒毒,兴许过不了多久,寒毒便要彻底爆发。

    到时候,就算有功德之力守护,他也只得落得个惨死当场的下场。

    只是现在的他,还能坚持多久,是一年,还是两年?

    可这点时日几乎是转瞬即逝,偏偏在此刻墨冰儿选择了离去,若他跟随金满堂或杀神离去,只怕这一辈子与不再有与墨冰儿相见的机会了。

    好在,萧虹几日前恰好送了一颗鳌皇丹给林云,若是服下鳌皇丹,说不定还能多坚持些时日。

    “修为稳定一些了。”月明星稀之时,林云缓缓收功,将一丝法力汇入丹田之内。

    他业已突破至周天境界,因此法力又有了进步上升的余地,自是到了周天境界后,每前进一步都需要对天地间的至理有所感悟,也要不断维持自己心境的圆融。

    吴人敌亦是喜爱饮酒,若是他敞开喝,几斤烈酒下肚只怕都不能将他灌醉。

    可是他今日心情大坏,只是对着林云徐徐饮了几倍,眼皮便是打起架来。

    林云略微一瞥吴人敌眼前的烈酒,心中却是隐隐有了主意。

    冰清影所设下的封印只能封印住林云的法力几个时辰,眼下他的法力已徐徐恢复,虽说那玄铁乃是奇异之物,并不能以法力破坏,可要逃脱,他却还是有着数之不尽的办法。

    “大哥,大哥……”念及此处,林云轻声呼唤。

    “嗯?”吴人敌悠悠转醒,抬起头来,正见林云温和笑容,“怎么了七弟,要如厕吗,我怎么听说霰雪国修士都可以省略这一过程呢?”

    林云轻叹一声,道:“大哥,可以给我喝碗酒吗?”

    吴人敌怔了一下,旋即点头道:“当然可以。”

    说话间,他犹自裹了裹粗布衣衫,这地牢颇为阴冷,就连他都感到了一丝寒意,喝些烈酒驱寒正是道理。

    将一碗烈酒喂入林云嘴中后,林云向着吴人敌点了点头,又阖目不语。

    吴人敌见状嘟囔几句,旋即便又趴在木桌上安睡过去。

    待吴人敌鼾声响起,林云方才松了一口气,悄然吐出了口中的烈酒。那一团烈酒先是悬浮在空中,而后又轻飘飘地钻入那铁索顶端的锁孔之中。

    在他精准的控制下,烈酒凝结成冰,渐渐与锁孔中的锁扣完全契合,接下来,那由烈酒凝成的冰钥缓缓转动。

    只听接连“咔嚓”四声响,那四根锁链应声而开。

    “怎么回事?”这声音虽微弱,却并没有瞒过吴人敌的耳朵,事实上,他这些年常年流浪在外,任何时候都会保持警觉,哪怕是在沉眠之时。

    可是这次吴人敌却是失算了,他刚刚问出了声,眼前便是拂过一缕清风。

    “不好!”吴人敌第一反应便是出手反击,他还以为有人要前来对林云动手,可抬起头来暗自戒备一阵后,却是不见有人前来,再转头望去,却是吓了个魂飞魄散,林云竟已完全不见了踪影!

    他忙走上前去,轻叹一声道:“七弟啊七弟,你骗得哥哥我好苦。”他是个粗中有细的好汉子,只一眼便是注意到了锁链的锁孔处有寒气残留,但其中的寒冰已融化,隐隐还透出一股酒香。

    挣脱后,林云便是心念一动,皆“冰隐术”隐身离去,吴人敌大意之下,也没有用左眼细细查看,因此倒真叫林云蒙混过关,成功脱逃。

    出了地牢后,便是海平任鱼跃。

    此时,林云亦是十分庆幸,他知道自己的隐身术并不能逃过吴人敌的眼睛,后者连修士体内的经脉都能窥探,又何况是区区隐身术?

    离开地牢,林云蹑手蹑脚地行出了这处宅院,此宅院乃是雪鳞所赐,后又被墨子洵转赠给了冰清影。

    冰清影已不知去向,林云也不再停留,趁着夜色径直向着墨子洵、墨冰儿平日间所居住的的宅院飞掠。

    自从墨家攻下寒露城,便大有以此城作为京城之意,因此盘踞在北方三城的诸多守军已开始向南方转移,因而这段时日墨子洵也为此事忙得焦头烂额。

    奈何墨子洵乃是天生的帅才,如此境况之下仍是将一切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时至今日,墨家所带领的墨家军已正式步入正轨。此时雪鳞麾下将士不下三十万,且所占据的领地北方莅临冰原,西方又有盟国锒庚相互掩护,东方有群山天险做屏障,总称得上是高枕无忧。

    且雪鳞一方与霰雪王雪夔一方颇为默契,寒露城南侧尚有二城与寒露城呈品字形,三城间可谓是鸡犬相闻,但双方却都未再动兵。

    其中的原因林云多少也有些了解,寒露城易守难攻,而那南方二城互为犄角,要攻下也并非一日之功。

    总体而言,双方皆是在默默发展着自己麾下的兵力,更各自积攒粮草,只待日后另行决战。

    怀着满腹的心事,林云已来到了墨府。

    墨府的牌匾刚刚挂在大门之上,门口并无任何人把守,但林云却明白,以墨家的风格,府中只怕少不了高手暗自盯梢。

    时下已过三更,可墨子洵依旧低伏在案桌之上,只是他却并未如往日那般处理公务。

    掀开瓦片,林云只见墨子洵眉宇紧锁,也不知在为何事伤神。

    林云神色有些恍惚,他拜师已有三年,也正是在墨子洵的悉心教导之下,他才能进步神速,只不过三年,便已突破到了周天之境。

    “是林云吗?”墨子洵似乎心有所感,微微一笑,目光竟是直接向林云所在的方向瞥来。

    原来师傅他已经发现我了……林云苦笑一声,翻身自房顶跃下,透过窗子跃入房中,向着墨子洵躬身一礼,随后便直视着墨子洵。

    墨子洵凝视了林云一阵,也未再出声,一师一徒对视了片刻,各自叹息一声。

    “你要走?”良久,墨子洵才神色复杂地问道。

    他当然亦是希望林云能一直留在墨家,可他却并不愿以自己的师尊之名来约束林云,倘若果真是那般,他也就不是墨子洵了。

    “不错。”林云木然点头。

    “你要去往何处?”墨子洵轻笑着问道。

    “我也不知,走一步看一步吧。”林云揉了揉自己的左腕。

    突破至周天,他的确有太多事情要去做,他也曾答应了余笑儿要前往锒庚国,也曾应下了玄元塔中的石像,待突破后再去往塔中了解自己身世。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要去寻找墨冰儿,墨冰儿显然已离去,可无论是冰清影还是吴人敌,皆是对此事守口如瓶。

    “早些回来。”墨子洵踌躇了良久,终是不忍心阻止林云,只是吐出这四字,便低下头去。

    林云怔怔望着墨子洵,半晌后咬了咬牙,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徒儿此行不知前事,久后所行之事只怕会连累师门,此番,徒儿不能再为师傅找惹麻烦。”林云用尽了全身力气,颤抖着将此话说完。

    对墨家来说,林云便如同一柄双刃剑,但所带来的危机却远远大过收益,若是他再如同往常一般,墨家要面对的便不再是霰雪王,而是所有垂涎那妖星的高手。

    不难想象,只要霰雪王稍作煽动,墨家将会落入什么样的境地。

    “哦,你要叛出师门?”墨子洵指节间登时没了血色。

    “林云生是墨家人,死是墨家鬼,只是徒儿日后再不会承认是墨家弟子,还请师傅也莫要再认我这个徒儿。”说到这里,林云忽而释然了。

    正是如此,他离开墨家正是道理,无论是久后的妖星、自己的身世还是尘主之事,他都要调查个明白,利用离开墨家的这段时日。

    墨子洵突然沉默了下来,半晌后,又叹道:“你不必如此,我墨子洵再不济,还能护你周全,管他来人是谁,便是你与我提过的雪沐云,我亦能与他拼个两败俱伤。只是既然你已打定了主意,我也不拦你,日后若有危险只管回来。”

    “是,林云,拜别前辈。”林云低伏于地,重重九叩首,旋即隐没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