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其他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章节表列 第一百一十三章 会沦为这样的人
    白色的枕头套上,甚至用上了十分漂亮的花体字写着Master的字样。

    虽然对于洋文的认知极其有限——但是字迹已经看出来是出自谁的手笔了……国王游戏的时候,自己的脸上不就是被那个心机女用这种字体写了一脸?!

    “那个死女人……”

    拳头捏着,额头上青根儿一勃一勃的神州真龙只感觉到强大的挫败感袭来。

    但她并没有停留多久的时间,很快就从房间离开,不料才将房间的门关上,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便碰上了女仆小姐泛着微笑的脸容——三尺开外处。

    “这么晚了,龙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

    神州的真龙心中一怔,但脸上波澜不惊……她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淡然道:“这可就要问你的主子了……哦?他都没有告诉你吗。”

    女仆小姐轻笑道:“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事情,主人自然没有必要告诉我。”

    神州的真龙耸耸肩道:“或许,是比重要之上的事情,也不打算告诉你吧。”

    女仆小姐掩嘴轻笑道:“如果主人是这样这样想的话,那我就不需要知道就好了……既然是这样重要的事情,那我好像就不能打扰了呢……龙小姐,您要不…继续?”

    神州的真龙此时忽然捶了捶自己的肩膀道:“哎呀,有点累了……有的人实在太热情了,弄得我……哎呀,这个点了,我也困了。仆人,还是继续做仆人的工作吧?”

    她像是将女仆小姐当作空气似的,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缓缓离开。

    看着离去的神州真龙,房门前的女仆小姐轻轻躬身,礼貌道:“那么晚安了,龙小姐。”

    神州的真龙头也不回,从容离开的她只感觉这只是一次战略性的撤退……好不爽啊!!

    ……

    后来女仆小姐推开房门走入了房间之内,来到了椅子之前——放在椅子上的枕头显然被动过了。

    女仆小姐将枕头拿起,发现枕头的另一边上也写上了别的文字:不要你了

    “还真是顽劣啊……”女仆小姐目无表情地双手轻轻放开手中的枕头,“这里……神州以外呢。”

    枕头缓缓落下,忽然自燃,落地之后,已经只剩下一堆灰烬。

    她将窗户打开,接着挥了挥手,外面的风儿便卷了进来,将地上的灰烬卷着,然后又吹了出去。

    关上了窗户,女仆小姐转过了身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是心情好转了过去——她来到了一张桌子之前坐下。

    手掌在桌子前一抹而过——一台漆黑颜色的笔记本电脑就出现在了桌子之上。

    将它打开,女仆小姐的手指就开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

    她需要做一些事情——趁着这个空档的时间。

    按照时间来说,发生在雾都的大混乱,其实就在一天之前……所以,她需要处理一些主人交代下来的吩咐。

    ——我自己到外边走走看……那边世界的修正,就拜托你了。

    ——我想,凯撒一定还会再一次自己进入那边的世界进行考察的,等出了结果之后,才会真正地下定决心,向现世的兽人开放这条通道。

    所谓的对那边世界的修正……修正的自然是主神计划背后的世界的一些历史——因为主人就在一天之前,给予了凯撒打开那个世界的能力。

    兽人……今后会不断地出现在那边的世界。

    而按照洛老板的意思,女仆小姐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那边的世界嵌入兽人的部分历史,让现世的兽人在抵达了那边的世界之后,不会显得突兀。

    这项工作不会太难……只要在那边的世界,给兽人们一段历史就可以了。

    手指如飞般。

    兽人们的历史,也点点地被编写了出来。

    “它们,是被遥远东方的一条穷凶极恶的龙所压迫的一族……”

    至于故事的走向……天知道呢。

    ……

    ……

    农场。

    漆黑的街道上,一道人影在巷子当中飞快地奔跑而过……他无法做到落地无声,只能做大限度地降低自己移动时候所发出的声音,并且尽量小心地不去惊动四周。

    行走道了一堵墙壁之前,大卫不得不停了下来……他助跑了几步,随后用力一条,双手刚好勾住了墙壁的顶部。

    他轻松地翻了过去,像极了一个跑酷的高手。

    再最后一颗药丸的帮助之下,他的伤势不仅仅短时间内痊愈了,就连体能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无法真正地去战胜一个吸血鬼的仆从。

    革命家的处境实在太过艰难……尽管这些年来的活动解放了不少古人种的后裔,但是在非人领域当中,他们是没有正式身份的一群人。

    任何的居住地都不可能收留他们……他们只能够四处躲藏,然后混入不同的混乱区域当中,寻找生活的物资。

    类似这种恢复药物,在非人领域的非人们眼中,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东西——可是对于革命军来说,就是几乎需要付出生命,才能从危险当中搞到的物资了。

    体能的提升只是暂时性的……大卫需要不断地计算着体能的消耗……他需要用最短的时间,找出镇子当中另外还在出逃当中的同伴。

    以及……再一次遇见湄菈,问清楚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大卫真的是严重低估了此时镇子当中的危险性——他更加不知道,在湄菈以强硬的手段杀死了看守者将他们救出之后,这件事情已经让镇内的守卫头目暴怒不已!

    同样地,他也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托瑞朵氏族才反生了一起内部的矛盾,甚至因而死去了一名上级贵族。

    如今正是最紧张的局面……镇子内,几乎所有还没有休息的吸血鬼,都已经被派遣了出来,正在全方位地搜索着所有的地方。

    如此之多的吸血鬼在镇子当中行走,让大卫的潜行工作变得异常的艰难。

    他不得不尽量地借助人类……也就是农作物们平日混迹得比较多的地方来进行移动——只有这样,才能够掩盖他身上的古人种后裔的血的味道。

    同伴如果没有比抓回去的话,也只能够躲藏起来,并且躲藏的地方,必须要是农作物多的地方——也就是农场当中的各大宿舍。

    但即便潜入的工作变得异常的艰难,无时无刻都与危险擦身而过,大卫却有惊无险地成功来到了第一个农场宿舍的附近。

    他感觉自己的运气似乎不错……却不知道,现在农场当中,吸血鬼们根本没有在意他们这些再次逃掉的所谓革命军。

    氏族的吸血鬼们,此时正在疯狂地搜捕着一名可怕的杀手——因为,自从手执氏族权柄的巴兹比大人遇袭开始至今,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有超过三十名的吸血鬼,被神秘地杀害了!

    好不之情的大卫,此时看着眼前的宿舍——第七号宿舍,正沉思着应该怎么混入宿舍当中。

    他不确定自己的同帮是否就藏在这间宿舍之内,他也无法在外边弄出什么动静,吸引可能藏在里面的同伴的注意——吸血鬼们的听觉实在太过强大了。

    而且,让大卫感觉到不妥的是,这座第七号宿舍与其余的宿舍有些不一样——按理说这个深夜时间,宿舍应该已经熄了灯,可第七号宿舍此时依然还透着灯光……甚至还有农场监督组的成员存在。

    在大卫曾经所在的那个农场,一样存在农场的监督组……通常都是吸血鬼作为督主,而手下则是吸血鬼与古人种后裔混集……古人种的后裔所占的比例甚至还要更大一些。

    “他们应该也是人类……好像还没有转化成为仆从。”

    大卫小心翼翼地判断这此时第七号宿舍当中行走的这几名在知道了真相之后,还甘愿成为吸血鬼爪牙的人类,心中某种想法悄然萌生。

    大卫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过去……翻过了庭院之后,他躲到了墙壁之下,小心翼翼地将目光探到了一个窗帘还没有完全拉拢的房间中。

    只见房间之内,一名女人,此时正赤裸地被吊了起来。

    而三名成为了监督组的前农作物们,此时则是好不留情地挥动着手中的鞭子,鞭打着这名女子……惨叫的声音。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女人正在不停地痛苦求饶着。

    只听见其中一名男子此时挥了挥手,停止了众人对她的鞭打,冷冷道:“你和塔比奈共事了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给他打下手,管理第七号宿舍,你会不知道他私底下玩弄了贵族们最重视的农作物吗?!”

    “我真的不知道……”女人痛哭道:“我只是副职,许多事情我都无法参与的……我真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啊!”

    “哼!还嘴硬!快说,塔比奈到底是不是你杀死的!”那监督组的男人厉色道:“你是不是为了想要取代他,所以就谋杀了塔比奈,然后再伪造成为他自杀的样子?!”

    “我…我真得没有…真得没有……啊……”

    “哼!我看你根本就一早就知道了塔比奈所做的一切事情,但并没有第一时间举报……或许,你和塔比奈根本就是同党!”

    “怎么可能……不可能……啊——!!”

    “你是同党对不对?你一定就是同党了!你怕事情败露了,所以就先下手为强!你杀死了这里的舍监塔比奈,你将一切都推到他的身上!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代替他,成为新的舍监!然后继续用你手中的权力,继续玩弄贵族们重视的财产,对吧!”

    女人已经比这几个人的鞭打彻底逼疯了似的,此时承受着那痛苦的鞭打,听着他们咆哮般的指责,她忽然愤怒地嚎叫了起来,“你们怎能!!?你们怎能!!!你们也是人类啊!!!你们怎能……怎能也像那群恶魔一样,将自己的同类看作是农作物!!看作为那群恶魔财产!!!你们怎能!!!!”

    “哼!居然称伟大的贵族为恶魔!即使是贵族们的仁慈,也无法饶恕你的罪孽!”那为首的男子冷哼一声,“即便是塔比奈的死与你无关,单凭你对贵族的辱骂,就已经是死罪!”

    女人怒极反笑,“从一开始……你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我!!你们这群畜生!!!”

    那男人此时直接走到女人的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面对的,只是女人憎恨的目光。

    “我讨厌你们的这种眼神。”

    说着,男人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拳打在了这女人的脸上……女人的鼻子,瞬间就被打成了扭曲,口吐鲜血。

    “畜生……畜生……”

    低着头流着血的她,依然目光怨毒地咒骂着。

    男人冷笑了一声,后退了几步,然后挥了挥手……只见身边一名的监督组的男子此时带着冷笑,直接绕到了这女人的身后……腰间的皮带直接解开。

    目光看见这男子的裤子直接落下的瞬间……女人不由得怒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为首的监督组男子冷笑道:“你很幸运吧?成年之后足够优秀,才能留下来,成为舍监预备……不知道那些和你同期成年的农作物,有没有怨恨过你?”

    女人身后的男子此时再次靠近一步,双手直接从背后握住了这女人的腰部……她顿时变得更为的愤怒……以及眼中有了一抹慌乱。

    为首的监督组男子此时大笑道:“不如,你也来感受一下,你的那些同期的同伴,在交配农场的体验吧?毕竟再怎么说,从档案上看来,你也是一个纯洁的处子啊……”

    “放开我!!放开我!!我会诅咒你们!!诅咒你们……畜生!!!”

    为首的监督组男子狞笑道:“反正,你迟早就要扔去交配农场的,不如现在就让你好好地提前感受一下,免得以后不习惯……放心,我们会好好地教育你的。”

    说着,第三名的监督组的男子则是走到了这女人的面前,随后掏出了自己的丑陋之物,一手将这女人的脑袋按下。

    眼看着前后两根的丑陋之物,即将要刺入女人的嘴巴与身后……大卫,破窗而入。

    “我因与你们同活在这个世界而感到羞愧!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