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逍遥乡村医圣 > 逍遥乡村医圣》章节表列 第916章 随风散去
    “谈论城市,不好,别开玩笑,我,我从来没想过。”我抓住他的手,闭上了眼睛。我不敢看。

    “哈哈!林晓,你是个男人。”茶话连篇的城市爆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紧握着他的手,把他的嘴放进去。然后他说:“小子,你可以放心,你不是我最喜欢的菜,我只是想考验你,我们现在很远了,回家不容易,我想把尸体埋在坟墓里,我的灵魂和你在一起。”你在这里。现在看来你更确信你不会对我做太多。”

    我出汗了!尼玛在玩!幸运的是,我刚才没有心脏。不要搞恶作剧。如果我把我的心付诸行动,我想是谁胆敢把我撕碎。

    “好吧,我要走了,你休息一下,记住你说的话,帮我做些衣服,帮我把纸工抬起来,明晚我不到这里,我把纸工的身弯在绳子上。”说完,对我的鬼魂笑了笑,转身走了。

    直到我听到大门的开关声,我才敢送你走。坐在床沿上,我感到很难过。原来平静的生活如此生动地破碎了。这个女孩一定总是和我在一起,那我该怎么办?

    不行!别跟我旁边的女人说什么。我想说一句话,让他诚实地躺在坟墓里,谁是谁,世界上发生了什么?

    想想看。门嘎吱一声开了,我的精神振作起来。很好,是魏琦进来,而不是喝茶谈论这个城市。但是魏琦进来吓唬我,因为他肩上有一具尸体,一具女人的尸体。

    “奶奶!当我们到了家,我们在雾中被困住了,这是我们找不到的方法。魏琦把女孩的身体放在一边说。

    “七个哥哥,是什么样子的?”看看这个女人的大体,我很惊讶。

    “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去县医院买了一具没人拉上来的尸体。今天,我女儿把他死去的丈夫嫁给了我。我们必须这么做!我们都必须活下去!忘了告诉你,你可以叫我七舅而不是七兄弟。你知道吗?”戚薇说。

    我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刘十四说,魏琦是一个高个子的人,但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窑主,这是最风水的预兆。但我知道刚才茶里说的是对的。他出了鬼街,在魏琦家门口,找不到自己的家。

    “你儿子怎么这么慢!“来帮忙吧,”魏启智说,把她的尸体放在地板上。

    “帮助?怎么了?”我真的不知道这家伙为我做了什么。

    “我们还能做什么?化妆!明天我要在黑暗中去娶我妹妹的丈夫。“现在我来弥补一下。”魏琦说,把那个女人带进了房间。灯光,看看小儿子,这个尸体女人,稍微肿了一下,头上有白霜,似乎刚从停尸房里出来。

    我没有补偿尸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魏琦很顺利地教我如何处理。当她在女孩身上擦口红时,门开了。

    我不会救他的。我无法避免。现在他一个人死了。很好。我欣喜若狂地记得它,但我的头脑显示出茶是如何拯救我的。否则,他,凌静和我会给包洪军那把螺丝刀一个抽筋。

    现在魏琦说我可以救他。我是不是在存钱?

    “七个叔叔,你什么意思?”

    “他在用很多阳气攻击什么东西。看看他的身体损伤。事实上,他的内伤更严重,他的灵魂随时都可以随风散去。你是最阴的血,所以你可以救他,但这需要大量的血,”魏琦解释说。

    “怎么会这样?那么,我救不了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试图不救他,但他救了我,他在我的初中和学校。如果我不救他,我就帮不了他。但是,我想救他。他和我在一起,我该怎么办?所以,我也想听听魏琦的意思。

    世界的轮回,万物的法则。林晓,这件事我不帮你做决定,清理你自己的先生。”魏琦认真地说。

    怎么了?我俯视着茶聊镇。

    女孩的鬼身掉在地上,头发凌乱,衣服破了很多,白皮露了出来,脸上很痛,嘴上有血迹……在她眼里,我的心在抽搐。

    “七舅舅,不过一切都好,跟着他走吧。”心事重重,我做了这个决定。

    魏琦笑着说:“林晓,我很高兴你做了这个决定。人们对鬼魂有感情,你仍然知道恩图的奖赏。但如果你想考虑一下,这一次就不常见了。拯救茶和谈论城市需要大量的血液。

    我点点头,“七舅舅,我决定救他。”

    “好!”魏琦说,走进房间,拿出一把锋利的刀,让我拿着,他把我的中指割开了。带着钻头的痛苦,我的牙齿紧咬着。

    魏琦强压我的手,然后张开茶嘴聊天,把我的手指放进去。随着我的手的进入,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来吸收我的手指。

    我的血液慢慢地进入了茶谈城的身体。奇迹发生了。她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慢慢地,断裂区域开始整合。最后,他们和以前一样好。

    “七舅舅,这是好事吗?”看着茶谈着城市的身体慢慢好转,我觉得有点头晕,可能是由于失血过多。

    “不行!既然他已经修好了,他的内脏和灵魂也没有修好,你可以再忍受一点了。”魏齐王朝,我真的很坚决,是个鼓励。

    我咬紧牙关,慢慢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后,我感到更加头晕。在我意识到之前,我睡着了。

    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我醒了。我发现我躺在床上,外面的声音很微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说:“男人是魏琦,女人的声音好像是在某个地方听到的。”

    “小陶,谢谢你的鸭子!林晓失血太多了,我只能用炖肉来弥补。”魏启生。

    “七哥,今天给你烧两个,一个给你吃,另一个给你的朋友,记住,以后要吃鸭子,叫我去,不要偷偷去抓。好东西?”声音柔和、温柔、甜美,像是温柔的。但我还是听到了,感觉是我新开的30英里店看到一个女孩在骂一个女人!两个人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嘿,嘿!”魏琦笑得很凶。

    “好吧,我先回去。看看你的朋友。晚上我会做饺子给你带一些来。”小桃说。

    “嘿嘿!太糟糕了?”

    “只是?“对不起,我只是来送来的。”小陶娇说。

    “是的,是的。我的朋友很软弱!”魏其曼鲁莽地说。

    “坏人,主要是给你吃的。”小涛说,红着脸,开车走了。

    在我躺着的地方,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个人昨天还是妈妈的声音,今天又油腻又歪斜,而且很快!就在这时,一股香味进入我的鼻孔,魏琦端着一碗热鸭肉走了进来。

    “老兄,这很难。”魏琦坐在我的床上。

    我只是想到了茶谈城,不认识这个女孩,怎么了?看看太阳外面的白花,我知道我整晚都在睡觉。”七舅舅,茶谈城怎么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