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书吧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游戏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拔丝山药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后厨的各位员工们尝尽了酸甜苦辣。

    江枫的下一道菜是拔丝山药,后厨的新晋员工目前还没领略到江枫在开挂后的出色厨艺,对于新出锅的拔丝山药依旧存疑。

    在吃完腌菜团子后就止不住地打嗝连喝两大杯水才勉强压下,现在撑到走不动道的张卫雨虽然很有勇气和尝试的精神,但他的胃实在是不允许。

    他很快就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江建康趁大家还在犹豫的时候,眼疾手快,夹了一大块。

    不动声色地吃完,道:“你们不来尝尝吗?拔丝山药凉了就变味了。”

    说完又夹了一块。

    桑鸣犹豫了一下,觉得江枫既是小老板,又是自己的面试官,能慧眼识英看出他在麻将摆盘上的天赋,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招了自己。

    咬咬牙,也夹了一块。

    刚出锅的拔丝山药,沾了一下凉水虽然不烫嘴了,但是咬开糖层里面的山药还是滚烫,桑鸣一边吸气,一边咬了小半块下肚。

    这个味道!

    桑鸣愣住了。

    他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拔丝山药!

    桑鸣没什么文化,读了个垃圾高中,平时月考从来没上过三百分,高考还超水平发挥挺进了三百大关,不过也没什么用,离本科线还差了一百多分。

    专科学费一年要好几万,他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成绩好,马上就要高中了,他不能浪费家里的钱得把钱留给妹妹上大学,与其浪费钱去读没什么用的专科院校还不如和同乡北漂看看能不能混出点人样。

    他没什么特长,偶尔别别人夸夸手脚麻利,除此之外就是打麻将厉害,这点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现在过年都没人愿意和他打麻将了。跑来应聘打荷厨师还是因为听说打荷厨师就是打杂的,他觉得反正都是打杂,7500一个月包吃和5000一个月包吃包住肯定选前者,他和同乡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合租地下室一个月只要五百。

    要是他一个月能攒下6500,一年就是7.8万,老板说节假日还有三倍工资,年底还有年终奖,后面没准还能慢慢加工资,那一年少说也能攒下八九万,可能更多。

    有这么多钱,他就能把他妹妹送到市里的高中去读书。他妹妹是个读书的好苗子,不能像他一样在镇上的高中里混日子,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份体面的工作,也能嫁个好人家。

    他妹妹不像他,人不机灵,不太会干活,长得也不好看,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丑就要多读书。他妹妹本就没什么优点,塌鼻子,黑皮肤,脸上还老长痘,麻将都打不好,要是再不读书以后就真嫁不出去了。

    桑鸣思绪万千,一块拔丝山药下了肚。

    他又想到了高中隔壁班的那个姑娘,数学老师的女儿,长得好看,皮肤白,大眼睛,和他妹就是两个极端。

    他妹要是能长成那样不用读书好,只要运气好碰见一个瞎了眼的没准也能嫁个好人家。

    又跑题了,桑鸣为他妹操碎了心,想什么都能想到他妹身上。

    隔壁班的那个姑娘可真好看啊,数学也好,桑鸣当初还暗恋她来着,只可惜桑鸣虽然打麻将算牌厉害但数学烂得一塌糊涂,运气不好只能猜到个位数。高中一闭眼隔壁班的姑娘去省城读大学了,桑鸣来北平北漂了,暗恋两年两人连句话都没说过。

    话说回来,他妹虽然打麻将不行连算牌都不会,但数学学得是真不错,次次考试都是满分。

    等等,他怎么又想到他妹了,话说前两天他妹和他打电话告诉他她期末考了年级第一,他一冲动给她发了一个十五块钱的红包。

    哎,他一天的饭钱又被他妹忽悠走了。

    “桑鸣,桑鸣,你想什么呢,我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听见,拔丝山药好吃吗?”韩一顾问道。

    “啊,味道巴适得很啊,不,我是说好吃,真的好吃!”桑鸣道。

    其他人见状纷纷伸筷,全都沉醉于拔丝狗粮的香甜之中。

    试菜最终拍案定价的就是两位两爷子,让其他厨师也参与主要是为了让他们了解一下各位炉头厨师的实力,也让各位炉头厨师对自己的水平有点逼数。

    比如说周时,一开始他觉得他虽然是个弟弟但至少比江枫强,江枫做完拔丝山药后他深刻地意识到他就是个弟弟。

    尝完拔丝山药后,后厨全体员工对江枫刮目相看。

    江枫宠辱不惊,开始做李鸿章杂烩。

    李鸿章杂烩是道大菜,步骤比较繁琐,相对应的如果真的能上菜单售价也会相对昂贵。季雪还在专注于她的瓦坛花雕鸡,两位老爷子对此也很期待,如果季雪能保持她在比赛时的水准,只凭这一道菜泰丰楼就能在北平城杀出一条血路。

    江枫的水平两位老爷子都很了解,唯一准备亲自尝的只有这道李鸿章杂烩。

    “小枫什么时候学的这道菜?”江卫国只有一点想不明白,是谁教江枫这道菜的。

    这道唐人街名菜,他和江卫明都不会做,江枫又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记得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厨房里捣鼓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准是看网上的菜谱瞎琢磨出来的。”江卫明猜测道。

    江枫这几个月除了琢磨李鸿章杂烩就是琢磨蕴鸡和上汤,在外人看来的确是瞎捣鼓。

    周时基本上凉了,连着三道菜都扑了,他在特色菜里不配拥有姓名。章光航除了鲁菜之外还有几道标准的法国菜,换个名字换个盘子和中餐难分真假,比如说法式酱汁菠菜桩,给它换个名字叫鸿运当头大波来或者直接叫菠菜桩,没几个人能认出这是法国菜。

    还有法式迷迭香烤羊排,去掉法式八成客人都会单纯地以为这就是烤羊排。

    加上法式两个字价格能翻一倍而已。

    孙继凯比周时强点,他的清蒸东星斑直接被三振出局,这道菜除了价格高没有任何优点,脆皮烤乳猪也被out了,他技术不到家做不好这种大菜。但脆皮烤乳猪给了江卫明一点灵感,毕竟论烤全猪鲁菜才是鼻祖,周朝的八珍之一炮豚就是烤全猪,后来又有了无数种做法的演变,江卫明就会不少。

    用这种硬菜来当开业那天的压桌菜,最合适不过了。

    周时已经凉凉了换另一位炉头厨师上,季雪的瓦坛花雕鸡还要好一会儿,到是江枫的李鸿章杂烩快出锅了,已经到了摆盘然后上蒸笼蒸的步骤。

    “桑鸣,韩一顾,欧杨,罗羽,尹萱,你们过来看我是怎么摆盘的。”江枫喊人。

    他做的李鸿章杂烩如果能打一百分,其中有三十分都是摆盘带来的附加分,可见优秀的摆盘对这道菜的影响。

    看着江枫手上的动作,桑鸣有一丝悟了。

    “这是一饼的摆法啊!还是个立体的。”桑鸣感叹道。

    其余人:???

    江枫:???

    江枫手上的动作一顿,定睛一看。

    被桑鸣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

    即使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江枫面上也没有表露出来,手上动作继续,道:“就这样一层一层地往上码,然后将碎料和原汤浇在上面,上过蒸就行。”

    虽然有buff的一天只能做一次,但这种好菜一天做一次岂不浪费,肯定要卖贵点多做几次,最好其他炉头厨师也能学会批量生产。

    十几分钟后,李鸿章杂烩出锅。